徐一瓜的《铁路娶妻记》显示了整个社会在价值虚荣的领导下,面对个人生存的困境,如何进行自救和救人。一方面,它是一种“拜物教”的自我安慰,另一方面,它是一种通过痛苦中的快乐和为他人牺牲生命机会而获得的救赎。前者反映了现代人面对精神或物质困难时的自我麻痹,后者是“一个救世甜瓜”主题的基本模式,但也有其不足之处。_《人民文学》2009年第11期刊登了徐一瓜的小说《火车不娶妻》,关键词的价值是空泛的,没有人异化的拜物教。

这部小说讲述了一个“我”作为一名刑事警察的故事,在目睹了主人互相射击的悲惨场面后,他被调到交警部队,并开始与非法乘用车昂贵的童年作斗争。交警部队的生活并没有让“我”的内心痛苦稍微减少,人性扭曲的一面也在这里上演。在一个人性普遍被扭曲的世界里,你童年的家庭表现出一种快乐和温暖的一面。在一次特殊的整修作业中,“我”遇到了童年昂贵的桥上,绝望的童年昂贵,驾驶着一辆破车向“我”驶去,这无疑是自毁。这时,风铃和火车的问候声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于是我决定把生命的机会留给我的童年,最终我选择了从高架桥上摔下来。

尼采曾经说过:“我在谈论两个世纪后的历史。我描述的是虚无主义的到来,这种现象将以任何其他方式出现,而不会以任何其他方式出现。”尼采的话是在1888年春天写的。在两个世纪内,尼采的预言成真了。在当代中国商品经济的大潮中,旧的伦理道德价值观似乎瞬间被冲走。如果缺乏内在道德和伦理约束的人打开潘多拉的盒子,他们就会把目光转向追求名利,逐渐失去理性。丹尼尔·贝尔在他的《资本主义的文化矛盾》一书中关切地指出,理性主义进程的终结是虚无主义。

正是人类的自我意识有意摧毁过去,控制未来。最极端的是现代性。虚无主义虽然建立在形而上学的基础上,但它渗透到整个社会,其目的必须是毁灭自己。丹尼尔·贝尔的话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徐一瓜的故事发生在这样一个时代。她看到了我们社会的症结。”徐一瓜的每一部作品都讲述了人性的荒芜,而人性荒芜的原因在于,一个完整而封闭的价值体系,如为正义牺牲生命、抑制欲望,已经受到了“利己”、“情”的价值观的挑战。尽管小说中的人性叙事以“法律”为中心,但毫无疑问,“法律”作为一种价值取向具有代表性,其小的横截面显示出更多价值伦理的崩溃。

首先,应将执法者的公正性和权威性置于被质疑的地位。小说中,特别整风中队的“我”和吴志、陈军在华市门口停下童年的脚步,感受到了群众的敌意。在被截获后,吉拉的女乘客在童年时虐待她们为“土匪”和“破坏政府形象的人”。旁观者都公开站在女人的一边。有人批评公共交通不延伸服务范围,禁止摩托车载客,即使人们活着或死了也不例外。“在这里,群众和执法者处于紧张和冲突的状态,所以“我”禁不住感叹,”现在是这样了。在人群中,只有冲突才存在,警察必须成为公众批评的对象。

三种宗教是什么?九条小溪,我们瞬间团结成一条统一的战线。其次,“法律”只是执法者和群众为自己使用的工具。小说中的群众和执法者都在谈论法律。人民群众以法律为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执法者以法律为依据,但都不真正守法。小时候坐在昂贵的黑车上的女乘客很善于用法律保护自己。”哪个法律规定我不能坐黑哥哥的车?哦,我不能坐我家乡的车吗?你把法律拿出来!”执法者吴志和陈军不认真对待法律。他们只是把法律当作维护个人尊严的工具,不允许他人挑战他们的权威。

吴志说:“该死!不管你是否遵守法律,这都不关我的事,但因为我负责法律,你必须遵守!你给我面子!我“童年的拒绝珍贵来自于这种感觉,他的“笑声”被认为是“在法律面前,是非常轻浮的笑声”。徐一瓜以一种复杂的情感描写了警察与平民的冲突。“法律”的棱镜不仅反映了我们所看到的,而且反映了更为复杂的社会现实。家庭、友谊和爱情所包含的价值伦理在这个现实面前显示出另一种病态。第二,旧价值体系崩溃后,新的价值体系尚未建立。

人们通常感到沮丧和困惑,找不到更好的方法来拯救自己。在这股浪潮的影响下,他们愿意随波逐流。因为他们活着是为了找到活着的理由,所以他们的计划是找到一些能让他们精神痛苦的东西,以暂时缓解这种疏离。你几乎不知道这种安慰的方式,就像癌细胞一样,正在人体内扩散,并且不能再被清除。因此,小说中的人物往往表现出一种“拜物教”式的自我安慰,其失败是不可避免的。一个富裕的人长期以来一直在处理交通事故现场,使他的心理一直异常。

他的自我调节处方是收集血腥的交通事故现场照片,在电脑上播放一首歌。教师和母亲既没有认真的工作,也没有女儿。他们沉迷于赌博。彭磊,她的前女友,是一个雇佣兵,她选择信任的东西无疑是金钱。这位刑事警察的生活和工作都不尽如人意,所以他不得不向他的兄弟吐露心事,这样他才学会说脏话。他把鹪鹩哥当作自己的食粮。然而,这些“拜物教”的自我安慰注定要失败。也许它可以暂时缓解现代都市人的孤独和困惑,但却不能从根本上帮助监狱里的人们摆脱精神贫困的诅咒。

事实上,你的家庭在童年时在小说中表现出来的自我安慰的方式也是“拜物教”。然而,他们呈现出不同的精神状态,不同于前者的默默无闻和沉默。他们乐观、积极,并期待在极其困难的物质条件下的美好生活。小时候,你的家人住在铁路附近。每次火车经过,他们都会问:“火车娶了妻子吗?”火车会回应,“呜呜”然后“下楼”,立刻爆发出几个人跺脚大笑。“在接受《燕赵都市报》记者采访时,当被问及小说“有些悲观,全身沮丧和阴霾,你在现实中有悲观倾向吗”,“有火车打招呼吗?”在小说中,它在我身上安装了一个像飞蛾一样的寻光装置,“被异化的社会带来了人类的异化,人类的异化促使人们拯救自己。

小说家经常把自己的情感投射到自己的小说中。在人物突破的同时,作者的情感投射也有助于人物提出建议。因此,这部小说的赎回涉及到小说中人物的赎回方式和作者的赎回方式,或者小说中人物的赎回方式是作者的赎回方式。第三,需要一个甜瓜来诊断疾病和触摸疾病传播引起的炎症。最后,必须开处方。“赎罪”主题已成为徐一瓜小说的基本元素。我们不知道徐一瓜为何如此痴迷于“救赎”这个话题,但不难发现她对一个人物只有消极或积极的一面这一事实并不满意,而是往往呈现出小说人物人性的复杂方面。

所谓的“救赎”,往往代表着黑暗人物的“光荣面”。徐一瓜小说中的赎罪主题有一个基本的模式:个人的内疚感,生活在困难的世界中,在生死关头自愿放弃生命,使他人能够为了精神的稳定而得救。雷蒙德·威廉姆斯指出,最简单的牺牲形式是“一个人被杀,这样整个群体才能生存或更充分地生活”。小说中的“我”被转移到了交警部门。在目睹了一系列丑陋的现象后,我看到了你的家庭在童年时期的积极乐观,并给了它一个生活在生死关头的机会。

我们可以在徐一瓜的其他小说中找到证据。在太阳黑子里,辛晓峰、杨子道和陈碧娟因强奸和谋杀逃亡多年,但收养了一名先天性心脏病弃婴。事件曝光后,他们没有选择继续逃跑,而是平静地接受了结果。蔡水清在《雨湿烟》。在一个雨天,村民们请他吃饭。在路上,他和出租车司机争吵,用刀刺死了司机。蔡水清出生在农村,丑陋、温柔、诚实。作为一个长期处于幕后的女婿,他在家庭伦理关系中不受尊重。他恨自己。看到和自己很相像的司机,他就自杀了。

小说说,“这就像自杀一样”。当其他人试图原谅他时,他愿意屈从于法律。在蛇宫,这人的婚姻破裂了,他很穷,走上了谋杀和抢劫的道路。在与小君、银秋的交往中,他逐渐显露出自己的思想。毒蛇咬伤后,放弃注射血清。徐一瓜对这种救赎方式有着特殊的热爱。用她自己的话说,这是“一个已经沮丧和绝望的人,把最后的温暖留给了无助的人”6_。童年的快乐和对“我”的抛弃构成了小说人物自我救赎和拯救他人两种积极的方式。然而,这种赎回能否成功仍有待讨论。

在看似温暖动人的救赎背后,隐藏着一个时代的大背景,即这部小说所创造的现实社会。面对强大的社会现实所创造的“牢笼”,没有更好的方法让个体摆脱围困,但拯救的途径只是一种内在的选择,不能真正使被围困的个体获得拯救。我和童年昂贵的两辆车相撞,“我”的死亡虽然给了童年昂贵的生活机会,但他们家在物质上的苦恼,生活将如何继续?在这个时候,你的家庭在童年的幸福并不像我母亲说的那样“贫穷和幸福”。至多,这只是一个暂时的救济小康“嗜血”在血腥现场。

作为一名法律记者,徐一瓜用一把像手术刀一样锐利的眼睛诊断出了我们当代社会生活中的疾病,并为我们开了一个处方,给我们一个女人平常的温暖。虽然效果并不那么明显,但至少我们可以在绝望和孤独中看到曙光。正如童向刚所说,“当今的小说创作,我们可以把目光从一点点移开”,要通过琐碎和漫溢的人生竞争来定位社会的现实是不容易的。更重要的是,能够衡量共同现实中的另一个现实,并建立一个我们必须仔细重新审视的世界。它必须在一个甜瓜中完成,这是她的意义和价值。

_7_①②美丹尼尔·········································································徐一瓜,《作家的能力需要依恋》,燕赵都市报,2013年7月28日。_雷蒙德·威廉姆斯的《现代悲剧》,丁素译,林出版社2007年版,第156页。腮。。